第319章 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

感受到宋言的愤怒,郑婉茗心知适可而止,低头吩咐了林妈妈几句,便慢慢悠悠地朝着楼梯走下。

这一幕,并未有多少人注意。

面对宋言发至灵魂深处的质问,朱步先是一愣,又觉得好笑。

你确定要找死?

宋言居然如此郑重其事地问他,确不确定?

还有身后这群白痴,到底谁才是他们的主子?都愣着干什么?

“你们特么聋了?给我打,往死里打,打到他们跪地求饶为止。”

朱步心中的怒气逐渐攀升,

“不对,打到本公子高兴为止。”

短暂的失神之后,一众护卫也认清了主仆关系,一个个凶神恶煞地朝着宋言扑了上去。

宋言身姿笔挺,看着就像一个文弱书生,可要把梅秋风也当做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那真是老寿星上吊,自己找事。

她本想逛逛烟花巷柳,美琢几杯佳酿,顺便警告宋言切莫沾花惹草,长鞭便没有随身携带。

但应付几个酒囊饭袋,手中的折扇已然绰绰有余,众人还未出手,她就已经跃跃欲试。

“住手。”

一声娇喝徒然响起,瞬间遏制住了护卫们冲动的步伐。

其中一人冲在最前头,以为捏几个软柿子,好让自己家公子满意,好混些赏银。

不料,还未大展拳脚,就遭到了阻拦。

他挥出的拳头,停在陈三面前,骑虎难下。

陈三活动了下筋骨,可没有那么多顾虑,一拳打在那人眼眶上,用了两分左右的力道,耸了耸肩,笑道:

“不好意思,没收住。”

那护卫眼前一黑,身子倒飞出去,心中憋屈到了极点。

都说了停手,你却不按套路出牌,居然还偷袭。

他越想越气,眼眶上传来的剧烈疼痛,逐渐麻痹他的神经。

“你……”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宋言此等不要脸的人在一起,终究也是一丘之貉,朱步气急攻心,喝道:

“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打。”

“朱公子。”

郑婉茗面色微寒,狠狠瞪了宋言一眼,

“有事好好说,何必动刀动枪呢?”

她莲步轻移,每走一步,都牵动着在场所有男人的神经。

一个个恨不得把眼珠子直接挂在郑婉茗身上,有些甚至还在偷偷咽口水。

郑婉茗身材丰腴,容颜美艳,若是以往,只要她勾勾手指,朱步都会心甘情愿的做她裙下之臣。

可眼下不同,他的颜面折损,若再忍气吞声,今后这建康府,再无他立足之地,

“郑姑娘,此事你也看到了,是他们打人在先。”

郑婉茗眉头微皱,心中暗骂朱步白痴,本姑娘是在救你性命,你却要不依不饶的话,那真的是自找苦吃?

受些委屈就算了,谁让你目中无人呢?

“孰是孰非,你我都清楚。”

开门做生意,讲究的都是以和为贵,郑婉茗虽不将朱步放在眼里,但她迟早要回天京,为了避免以后望天阁被朱步针对,她这才出面调解。

可若说怕了王洛和朱步,却也没有,

“不如就此作罢,一会小女子陪二位公子小酌一杯,如何?”

她眨了眨眼睛,声色柔和,试图浇灭朱步心中的怨愤。

宋言眼角一跳,撇了撇嘴,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

仿佛二人协商的事情,与他毫无关系。

他越是这般姿态,朱步越是愤恨,冷笑道:

“就此作罢?郑姑娘的意思是,本公子要打碎了牙,往自个肚子里吞?”

难不成真是人善被人欺?

都觉得他朱步好欺负?他怒不可遏,

“小酌一杯?给你些颜面,你就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以为自己是谁?大家闺秀,还是千金小姐?哈哈……不如这样,郑姑娘陪我二人一度春宵,此事就此作罢,如何?”

王洛眼前一亮,目光在郑婉茗身上游离,对朱步的提议大为赞赏。

郑婉茗面沉如水,忍着胸中的怒火,

“朱公子真会说笑。”

“这个提议不错,我同意。”

梅秋风眉开眼笑,居然将注意打到了郑婉茗头上。

她说了一句,又撇了宋言一眼,再补充了一句,

“我们都同意”

宋言愕然,郑婉茗胸口起伏,与梅秋风对视,气得咬牙切齿。

“说笑?是郑姑娘先和本公子说笑的。”

朱步面无表情,目光透着狠辣,

“今天,他们若不跪下道歉,谁都别想走出这里。郑姑娘若要阻拦,休怪本公子不懂得怜香惜玉……”

“王公子也要如此?”

郑婉茗有意让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可你们两个要是真的想找死,那她也不再阻拦了。

王洛心思深重,既不同意和解,也不反对,

“此事,郑姑娘在楼上看得真切,却一味地站在他们那一边,是否有失偏颇?”

王洛心中冷笑,郑婉茗明摆着帮宋言一方,却又故作姿态,好像一心为了他们着想。

其实,王洛确实错怪郑婉茗了,在这件事情上面,她还真的为朱步着想。

最后吃亏的,不是别人,只会是朱步和王洛。

得知郑婉茗一直在楼上看戏,朱步的心态就愈发扭曲,面颊如同火烧一般难受。

老子受欺负的时候,你在楼上不闻不问,老子要报复的时候,你下来装和事佬?

朱步细眼一瞪,郑婉茗顿时后悔不已,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这纨绔子弟,与黄旭一般,都是扶不起的阿斗。

好心好意帮他不说,还反咬一口?

“你可知道,他是谁?”

“他是谁?”

王洛眉头微皱,朱步反问一句,看了王洛一眼,不以为然,道:

“就算是知府苟大人的公子来了,老子今天也照打不误。”

朱步的声音有些虚浮,底气略显不足。

“对,管他是谁,就算是宋言,也打他,打得他满地找呀,苟荡算什么东西?”

梅秋风是唯恐天下不乱,见朱步口若悬河,说话仿佛不用负责任一般,就觉得好笑。

全然忘记,打朱步的人是她,将人家的自尊按在地上摩擦的也是她。

这会怎么就胳膊肘往外拐,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人模样呢?

宋言咬牙,心道,迟早给你送白云山去。

“你别得意,一会有你好受的。”

朱步一怔,以为梅秋风又故意耻笑他,

“都给我上,往死里打。”

郑婉茗耸了耸肩,给宋言递了一个,别打死就行的眼神,然后退到一边。

王洛冷眼旁观,脑中仿佛已经出现宋言跪地求饶的画面,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容。

然而,他的笑容刚刚浮现,就瞬间凝固在脸上。

一道身影,火急火燎,从门外冲了进来。

朱步同样如此,脸上的表情僵硬,张嘴却发现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

但很快他又脸色一垮,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

推荐阅读:

反派:开局将女主送进教坊司 遮天之逆袭 快穿宿主不想走剧情 重生毒妃:病娇王爷宠上天 换夫后天天吃瓜[七零] 三国:曹贼!就你也想称帝? 我,一生要强的娱乐全能王! 天魔之引牛泗苗元 独宠娇妻 头牌按摩师 诡异代理人 废物来趟 我,震惊女帝十万年! 随机婚配,东方兄你几个意思? 一切从新世界开始 这个帝尊不正经 都市神豪之向往的生活 重生团宠:战爷,疼! 我刷历史短视频,唐太宗都破防了 万族之劫之劫难重重 文娱从吐槽大会开始 萌宝来袭:血族老公晚上见 深婚蜜爱 斗罗之神羽朱雀 九御传 绝色总裁的修真妖孽 我靠美食风靡全天下 缺德地图持续为您导盲 离婚前奏 相逢不过是似曾相识 奇门隐秘 有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