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纵礼

《纵礼》全本免费阅读

第二天下午,姜稚礼和施小跃准时踏上前往马尼拉的飞机。

寻常综艺的先导片都是安排一些不太难的任务,让嘉宾互相熟悉熟悉,轻轻松松开开心心的引入节目主题,所以姜稚礼觉得这次录制形象也不至于会毁到哪里去,工作的同时还能当在海岛度假,也挺快乐的。

她在保持漂亮这件事上一直有自己的执念,容忍不了一点自己在镜头前的瑕疵,除了妆造方面的严格,她的表情和体态管理已经彻底融入到了生活中,成为了自己的日常习惯,确保自己无论在任何时候被拍到,在镜头中都要是画报般的存在。

不给黑图一丝可乘之机,哪怕被说假,说装,说做作都无所谓,漂亮就是她抵御一切的坚实底气。

她想过上《异世穿梭》会面临很多需要丢掉形象的时刻,但这个丢形象的程度一定要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丢也要美美的丢,但没想到她还是太过于理想化,仅仅是这先导片的录制对她来说就几乎是在历劫。

毫无防备被连人带船丢到荒岛上一天一夜不说,物资还需要在岛上自己找。当然这还不是最狼狈的,中途七个人要分成三组完成任务,姜稚礼和司乔苏桉屿这对欢喜冤家分在了一组。

岛上的一切都原始,说是个求生节目都不为过,三个人奔波一天完成任务已是暮色尽暗,精疲力尽划着船根据地图寻找晚上的住宿点。

周围黑漆漆一片,只有他们手电筒的光源,这种氛围本就恐怖,没想到终于准备靠岸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群举着火把的野人在对岸用听不懂的语言大喊大叫,甚至冲进河里淌着水朝他们追过来。

这河说深也不深,眼看着那群野人越来越近,几个人都被吓得不轻,尤其是刚开始信誓旦旦说要保护她们的苏桉屿最是一惊一乍,动静太大,搞的独木舟重心不稳一下子翻了过去,三个人齐齐掉进了水里。

原本就岌岌可危的造型瞬间毁于一旦,姜稚礼简直要疯。

但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虽然明知应该是节目组请的演员,可那么一大帮人叫喊着乌泱泱冲过来的场景实在压迫感太强,只能先挣扎着爬上岸一路往树林里狂跑,慌乱中还弄丢了自己偷偷带上岛的防晒喷雾和粉饼。

姜稚礼:……毁灭吧。

录制结束,终于被游艇接回度假村的时候,姜稚礼也顾不上什么导演安排的大餐,预约了酒店的全身spa就洗了澡去按摩床上趴着了。

皮肤这两天被摧残的劲大,能救回来一点是一点。

本来对她是打算趁着按摩的功夫舒舒服服睡一会的,但梁嘉念得知她录制结束,掐着点给她打过来电话,张口就是一句,“安礼公主,你那天在晚宴上一战成名了你知道吗。”

她昨天刚回到京北就听说了这件事,结果刚好姜稚礼录节目不能用手机,硬生生忍到现在才问。

姜稚礼昏昏欲睡,迷蒙着眼把手机搁在耳边,声音含糊,“很正常,毕竟像我这样完美的人在现实中的确少见。”

“你可拉倒吧,”梁嘉念隔空翻了个白眼,“是你假摔对德盛太子爷投怀送抱的事在圈内都传遍了,还好他们对那位有所忌惮,只敢口口相传,照片什么的没流出来一张,不然要是被有心人捅到狗仔那里去,你就又惹上一堆麻烦。”

姜稚礼瞬间清醒,“什么?”

梁嘉念太清楚姜稚礼了,除了包袱重点之外为人没什么架子,但骨子里却充斥着股世家大小姐的傲气,这种掉价的事她是绝对干不出来的,“到底什么情况,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被人暗算了,”姜稚礼想起这事就来气,“我要接近他轻而易举,怎么可能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又不是录综艺演情景剧。”

“听你这话,你要办的事是有眉目了,”梁嘉念问道,“还是说你这倒霉的一摔真阴差阳错摔出了点什么?”

“怎么可能,”这几天事情太多,姜稚礼想起是还没跟她分享进展,“我也是那天晚上才发现,这个萧砚南我根本就认识,他好巧不巧,还住在我家隔壁。”

“我靠,”梁嘉念愣了一下,“他不会就是你那天晚上遇到的跟你白月光很像,被你当成男模的那个……”

“是他。”姜稚礼的惊讶已经在那天晚上释放完了,现在只剩淡定从容。

“抓马啊姜稚礼,”梁嘉念啧啧称奇,“所以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拿下他的同时顺便拿下合作,当然只拿下合作也是好的,”姜稚礼睫毛懒懒一掀,“不过我一向既要又要。”

合作对象务必搞定,优质替身也不能错过。

于是既要又要的姜稚礼小姐在落地海城,坐到车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林铮发去了一条消息:【你们老板这两天的行程是怎么安排的呀。】

可能是还在忙,林铮并没有立即回复,姜稚礼无聊刷着手机,看到联系人那里冒出来个红点,点进去发现是一个名叫Cristina陈的人,头像是张很雍容华丽的艺术写真,验证信息那里写着:我是陈以乐。

姜稚礼扯了下唇角,还没找过去算账呢,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也不知道陈以乐找她什么事,不过姜稚礼决心晾她一阵,就看着验证消息那里不断有新的内容发过来。

【安安,我是来赔罪的,通过一下吧】

【你现在回海城了吧,明天有空吗,我这里有两个长宁岛梵野酒店的试运营体验名额,一起去呗。】

梵野,似乎有点耳熟,但没兴趣。

姜稚礼盯着屏幕,眉头蹙着,难得看她这样低声下气的样子还挺新鲜的,就是不知道她是吃错了药还是又想使别的什么坏。

于是她没回复也没通过,就这样晾着她。

不过林铮这时倒是回复了消息,看得出他很是恪守承诺,回复的内容很详尽:【今天在京北,行程没什么变化,不过明天要飞一趟海城,十点落地,中午是和项目负责人的饭局,下午去长宁岛视察新酒店的落成情况,应该会在岛上停留一晚。】

还挺巧,她临走之前跟他说过录完节目会在海城待一天,现在他刚好就要过来出差。

挺好的,姜稚礼意味深长勾下唇,这种巧合多来点。

她指尖愉快地敲着屏幕:【地址发我一个。】

她印象里这岛就是个半开发状态,也不是什么旅游景点,应该没多少酒店会在此处选址。

林铮很快发过来地址,果然跟她所想的一样,真是陈以乐前面提到的那个梵野。

林铮接着发来消息:【安小姐,梵野现在处于试营业期间,上岛需要我们内部发放的名额,需要我给您申请一个吗。】

【不用啦,我有办法。】

要是让他帮自己申请,万一被萧砚南发现,林铮没了她也没了。

姜稚礼发过去一个谢谢的表情包,然后反手通过了陈以乐的好友申请。

看来不管这是真心赔罪还是场鸿门宴,她都是非去不可了。

现在还不知道怎样巧妙的跟他开口谈投资的事,毕竟目前也没太多情分在,只能在商言商,如果仅仅拿分成谈恐怕不太有力,他应该看不上从自己的演艺收入中分过去的三瓜两枣,这场合作还是自己获益更大,做不到等价交换。

但她对他了解甚少,目前还想不到自己能为他带去独特价值的地方,她不喜欢没有筹码的谈判,太被动了。

看来好感度务必得接着刷,感情牌虽然听起来不靠谱,但有时候却是最好用的筹码。

隔天,姜稚礼和陈以乐约好下午直接在长宁岛码头见面。

她昨晚回去查了一下,梵野是德盛最新推出的一个顶奢酒店品牌,也是其旗下目前为止最为高端的项目,选址毒辣,主要以野奢为主,目前开业的两家分别在坦桑尼亚和卢旺达,长宁岛的这是第三家。

房间不多,只有十八间,萧砚南是要过去视察,所以她到时候只需要四处晃一晃,肯定‘偶遇’的轻轻松松。

姜稚礼到达码头,下车之后就让司机先回去了,梵野在这设有专属休息区,昨天陈以乐给她了电子邀请码,工作人员识别确认无误后发了手环给她,让她先稍作休息,接泊游艇预计十五分钟后到达。

推荐阅读:

我在古代开学校 和离后与前夫重生了 医路偷香 时爷的小祖宗又甜又野 农女惊蛰 盗墓:从龙王鬼墓开始 斗破:杂鱼的我被迫成了斗帝 别拉我打团 侠之不敢为 盲眼侦探饲养守则 校花的妖孽保镖 师尊总是沾花惹草 与明星交友?我却成了科学家 神兵奶爸 女将军在现代风生水起 误入婚途[娱乐圈] 刀剑攻略[综] 暗流涌动之望君多珍重 狐妖之君子动口莫动手 冒牌古神 穿越:带着儿子奔小康 小妹能有什么坏心眼 海贼王之鱼人传说 异界女王重生之后 重生后我成了神医谷主的心尖宠 锦鲤求生手札 异闯 月老大人不要为难我 王妃她人狠心善 禁地探险:我可以兑换万物 女帝转生:我爹竟是绝世高人 穿越后,我把路走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